菜单

行业动态,力拓逆势扩产

2020年1月19日 - 国际滚动

行业动态,力拓逆势扩产。进口矿价格走势出现较大不确定性  近期,动荡的国际市场导致铁矿石价格下跌预期增强,就在此时,三大矿业巨头却先后陷入停产减产风波,这让进口矿价走势充满了更多不确定性。  昨日,根据国外媒体消息,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宣布,因一名工人在移动设备车间作业中意外身亡,该公司已暂停西澳皮尔巴拉地区两座矿山的生产,何时恢复等待通知。资料显示,力拓在西澳皮尔巴拉地区的铁矿石出口占全球海运贸易量的约40%。  无独有偶,因工人争取新劳务合同闹罢工,必和必拓也面临减产危机。目前工会成员计划在昆士兰州两个煤矿矿区以及澳洲大型煤矿Crinum举行12小时罢工。尽管双方在本周还将继续进行谈判,但罢工势头并未出现消减。  除了两拓外,巴西淡水河谷也未能独善其身,当地工会此前宣称,将于周五决定采取停产或减产的方式维权。  “不管是安全问题还是薪酬分歧,对于进口铁矿石市场或多或少都会产生影响,如果停产时间短,并且事件没有大范围蔓延,那对于三大矿的产量不会有太大影响。”
分析师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三大矿的停产、减产消息,对市场心态会有冲击,因为目前铁矿石市场供应处于一种紧平衡状态,任何变动都会打破市场的原有状况。另外,近期种种因素使得铁矿石上涨动力不足,市场下跌预期强烈,而三大矿减产停产风波则给目前进口铁矿石市场带来更大不确定性”。分析师表示。  本网视点:只要铁矿石将要迎来“拐点”、矿价受需求不振的影响面临下跌风险等等信息一出来,三大矿山总会有办法“放风”减少铁矿石开采生产,从而支撑矿价不会跌下来。所以即使供求格局真的发生变化,三大矿山依然可以通过种种“小动作”加大供求之间的博弈。

【17日钢铁新闻连连看】钢贸业联保贷款频受阻
跑路潮致担保风险屡发  钢价“顾影自怜” 成交量并不买账 钢价起起伏伏
主导钢厂仍按兵不动  政策利好PK钢市供求:钢价“拔河” 铁矿石港口库存连降三周  钢市寄望于“QE3”太过牵强 9月钢铁业可能再现全行业亏损  西安等地反日示威游行现打砸抢烧(图) 中国或用军队解决钓鱼岛问题  2008年到2010年,包括中信泰富、中钢、武钢、鞍钢等在内的国内企业,赴澳大利亚进行了多项投资,或参股当地矿山企业,或对矿区进行直接开发,然而,很多项目至今都未能投产。  今年以来钢材市场的持续低迷,令享受了多年好日子的矿山企业,也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不过,面对矿价随钢价的急速跳水,最着急的并不是依然占据绝对市场份额的国际三大矿山巨头,而是国内的矿山企业,以及近几年疯狂“出海”投资海外矿山的国内“金主”们。  “尽管由于中国的钢铁行业持续低迷,钢铁厂商对矿石的采购意愿降低,但我们仍计划继续推行160亿美元的扩产计划,其中大部分的投资仍将给予铁矿石。”在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全球三大矿山巨头之一的力拓首席执行官艾博年(Tom
Albanese),用高额的逆势扩产计划,阐述着对中国钢铁业未来需求的信心。  事实上,他不仅仅是豪赌中国的未来需求,还有在市场低迷期,利用成本优势挤压中小矿企的野心。  如今,铁矿石价格已经从去年高峰时的每吨180美元,下跌到每吨100美元以下,这不仅令很多国内矿山陷入停产,更让几年前巨额投资澳大利亚矿山的中资企业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巨头底气:成本优势  从7月份开始,前期一直坚挺的进口矿价,出现了一轮明显的下滑,9月初一度跌至2009年10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达到86.9美元/吨。最近几天,受发改委密集批复城轨项目和美国推出QE3的刺激,矿价随钢价有所反弹,但仍未突破100美元/吨。  不过,这并没有对力拓继续扩产的计划有丝毫的影响。“我们目前在西澳皮尔巴拉的矿石产量一年2.3亿吨,预计明年下半年达到2.83亿吨,2015年达到3.5亿吨,同时,我们在加拿大的矿山也在扩产1900万到2400万吨,而与中铝合资的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也计划在2015年投产。”艾博年指出,“根据力拓的预测,未来十五年中国的钢铁产量仍会有40%左右的增长,达到10亿吨,我们希望抓住的,是下一个复苏周期的机遇。”  与国内的矿山企业相比,力拓等国际矿业巨头的日子,还是好过得多。  记者从多位行业内人士处就了解到,随着进口矿价大幅下跌,目前进口矿与国产矿的价格已相当接近,国产矿的低价优势在逐渐消失,而由于国内矿山的开采成本很高,且都是贫矿,一般矿价在每吨110美元,就已经是国内大部分矿山的盈亏生死线。  显然,当前的矿价已经跌破了国内平均矿石生产成本线,致使越来越多的国产矿山陷入停产,主要矿石产区如河北省的开工率已经降至60%。  艾博年则指出,在目前的矿价下,力拓仍有盈利空间。不过,他并没有透露力拓目前开采矿石的平均成本。  据记者了解,由于“两拓”等矿山巨头在澳大利亚等地寻找开采的都是优质矿山资源,其生产成本只有40~50美元/吨。因此,业内人士预计,在当前市场下行之下,国外矿山巨头很可能加大生产力度,通过降价来抢占国内矿山的市场份额。  据统计,目前国内钢厂也在纷纷提高外矿配比,对国内矿则几乎停止采购,部分钢厂的进口矿使用配比甚至提升至近100%。  中资矿山的风险  当然,并不是所有澳大利亚的矿山企业,都有“两拓”这样的好运气。  澳大利亚矿业协会日前就表示,由于近期国际铁矿石和煤炭价格大幅下跌,以及采矿成本不断上升,一些澳大利亚矿山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投资计划,约2460亿澳元的矿业投资风险正在增加,这些项目近半数已被搁置或可能被推迟。  这2460亿澳元的投资项目,包括33个铁矿项目、73个煤矿项目。澳大利亚矿业协会称,目前的铁矿开采项目(不包括皮尔巴拉已建成的项目)成本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比沿海矿山的耗资成本高75%。  在上述被搁置或可能被推迟的矿业投资项目中,很多就来自中国企业的投资。  早在2008年到2010年,包括中信泰富、中钢、武钢、鞍钢等在内的国内企业,赴澳大利亚进行了多项投资,或参股当地矿山企业,或对矿区进行直接开发,然而,很多项目至今都未能投产,比如中钢的Weld
Range铁矿石项目、中信泰富的Sino-Iron铁矿项目,以及鞍钢在Karara的铁矿石项目。  去年下半年,中钢集团就宣布暂停位于西澳投资规模为20亿澳元的WeldRange铁矿石项目。这一项目原计划2013年产矿,预计未来15年可年产1500万吨铁矿石。  “澳大利亚中西部地区的矿山虽然投资成本比较低,但矿石品位也比较低,而且基础设施都不完善,这就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和风险。”一位国际矿山巨头企业中国区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铁矿石从勘探到开采,是一个耗费大量资金的长期过程,最终需要从矿石销售中获得回报。且不说矿藏勘探的风险,仅仅从建设矿山、投产到完全达产,一般需要5~8年时间。  中信泰富巨资收购的澳大利亚大型磁铁矿项目,同样正在陷入两难境地。2006年3月,中信泰富斥资4.15亿美元,买下西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Sino-Iron和BalmoralIron的全部股权,项目原计划总投资42亿美元,2009年上半年投产。  而在启动项目实施后,中信泰富才发现,当初的预算远远不够,并且由于开采难度较大,投产的时间一再推迟。如今,这一项目的试运营时间,又从8月底推迟到了11月。而即使项目投产,业内对其盈利前景也不乐观,因为这一项目的开采成本很可能高于100美元/吨。
中国钢材网观点:看来,最近国内钢材价格的反弹不仅让国内钢厂们信心增强,纷纷稳定价格,也让矿商们看到了希望。笔者认为,力拓眼下赌中国市场需求,至少从心理方面,一定程度上将支撑国内钢材价格继续上行,但是,中长期来看,力拓赌对赌错还不好说。

外电消息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公司–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力拓(Rio
Tinto)和弗特斯克金属公司(Fortescue
Metals)将重新恢复对铁矿石接下来几年高消费生产低商品价格的控制权。  澳洲亿万富翁Andrew
Forrest(以铁矿石为驱动力成立弗特斯克金属公司发家,Fortescue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大型矿商低运营成本推高了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和印度的竞争对手都关闭了生产。  由于澳大利亚持续供应过剩,铁矿石主要出口价格下跌,商品价已经从去年的每吨135美元下跌到上个月(两年来首次)的每吨90美元,虽然炼钢材料稍有回暖(现报95.50美元),但是矿商们还是经历了痛苦的后果。  由于价格下跌,上周拉布拉多铁矿停止了加拿大矿山的生产,而IMX资源最近也关闭了在南澳大利亚的Cairn
Hill铁矿。  关注中国  因为利用来自中国的需求增长,澳大利亚三大矿商这十年年来扩大矿山,铁路和皮尔巴拉港口花费了数百亿美元,铁矿石带来的利润也远远超过铜以及其它商品。  例如力拓,在近两年内准备增加其从澳大利亚矿山矿石输出的20%(3.5亿吨)。  必和必拓上周宣布公司计划增加其铁矿石供应,所以也成了中国铁矿石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  联合Fortescue,力拓和必和必拓三大矿业巨头决定,2014年澳大利亚将额外生产1.7亿吨铁矿石。  正是因为进口铁矿石日趋低廉的价格,国内铁矿石矿山已经几乎陷入停滞的状态。  数据显示,今年5月进口铁矿石平均价格就跌破100美元/吨关口,近期价格在95美元/吨左右徘徊。而这样低的价格是国内铁矿石矿山难以承受的。无奈之下,许多中小矿山开始大规模减产甚至停产。  国内钢铁生产企业更倾向于采购进口矿石,而减少对品质较低的国产铁矿石的使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