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美媒称高血压新标由140,高血压危害多多

2020年3月16日 - 国际滚动
美媒称高血压新标由140,高血压危害多多

原标题:澳媒:诊断标准更改
数百万澳大利亚人将确诊为高血压人民网悉尼8月6日电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参照美国近期修改的高血压标准,450万澳大利亚人的血压诊断结果将发生改变,患高血压的成年人比例将翻倍。根据美国标准,原本收缩压达到140毫米汞柱、舒张压达到90毫米汞柱会被诊断为高血压,现在收缩压达到130毫米汞柱、舒张压达到80毫米汞柱便可确诊。澳大利亚国家心脏基金会表示,在此标准下,将有约600万18岁以上的澳大利亚人患有高血压。报道称,标准更改后,美国超过3100万人被诊断为高血压,成年人的患病风险率从31.9%上升至45.6%。对此,心脏基金会首席医疗顾问、贝克心脏和糖尿病研究所高级主管、悉尼大学教授加里·詹宁斯发表论文称,现阶段澳大利亚官方测量标准不该降低,澳大利亚当局应先观望美国标准修改后的影响。心脏基金会心脏健康与研究中心总经理比尔·斯塔夫瑞斯基称,像美国一样更改标准的做法可能也会引起高血压的普遍化。“人们可能会说所有人都有高血压。”他表示,即便没有达到高血压标准,澳大利亚健康专家会通过检查是否有糖尿病和家族患病史,以评估患者是否需要提前接受药物治疗。虽然不建议更改标准,但加里·詹宁斯认为人们需要更加重视血压问题。他称,并不建议所有人都接受药物治疗,人们可以通过改变生活方式,如运动、减少饮食中的糖分和盐分等来降低血压。(实习生
刘迎新)

这份报告的共同主笔之一凯瑞(Robert M.
Carey)表示:“我们厘清的事实便是,过去我们认为是正常或所谓的前期高血压,其实会让病人面临心脏病、死亡或残障的风险。”他表示,这些风险因素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我们认清了风险的所在。”

高血压被称为沉默杀手。全世界每三个成年人就有一个人患有高血压。它是由遗传与饮食、体重、饮酒和锻炼等生活方式因素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所导致的。高血压是中风、心肌梗塞、心衰竭、动脉瘤及外周动脉疾病等重症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也是慢性肾病的起因之一。即使轻度的动脉血压升高也能缩短期待寿命。

不过,颁授这项新定义标准的医学专家们也指出,更改标准后变成高血压的民众当中,其实需要服药的比率并不高。医学专家表示,这些民众的状况都是属于早期阶段,只要透过生活习惯改变,例如改善饮食、多运动以及减少压力等,症状就可以获得改善。

2.患有高血压的糖尿病患者死亡风险还会更低?

11月14日电
美国心脏协会修改“高血压”标准,你还算健康血压吗?据外媒13日报道,根据新的“高血压”定义,收缩压达到130毫米汞柱、舒张压达到80毫米汞柱,就已经符合高血压的标准,而不是以往收缩压140毫米汞柱、舒张压达到90毫米汞柱才算高血压。

尽管已存在很多治疗高血压的方法,但是它们并不总是有效的。这些结果有望为高血压控制较差的人提供新的疗法,从而有助阻止心脏病或中风发作。如果人们希望开发出新的潜在疗法来降低血压,那么理解血压是如何受到调节的是至关重要的。

定义标准更改之后,根据估算,如今全美大约有46%成年人都有高血压,其中许多人的年龄都在45岁以下。如果依照旧标准推算,全美约有32%成年人有高血压。

论文共同作者、伦敦国王学院科学家AjayShah说,我们利用这种抑制剂药物阻止神经组织中的nNOS产生NO。尽管我们猜测抑制这种酶会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对这种抑制如此大地影响血压感到吃惊。

今后在医疗院所的临床诊断中,都会受到这套新标准的影响。除了高血压定义趋于从严解释之外,医学专家在报告中也取消了过去所使用的“前期高血压”(pre-hypertension)范围,也就是收缩压在120至139毫米汞柱之间,舒张压在80至89毫米汞柱之间。

基于此,小编针对最近针对高血压的研究进展作一番梳理,以飨读者。与此同时,也希望读者多关注自己和家人的血压变化情况,及早预防。

来自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及美国心脏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的医学专家,13日做出14年来首度血压标准修正。

尽管该研究仅仅表明了两者的相关性而非因果关系,但作者还是提出了一些线索。其中之一是患有II型糖尿病的患者看心血管医生的频率相对较高。因此还需要后续的研究进行进一步的验证。

美国心脏学院主席查柴尔(Richard
Chazal)指出,这些新标准的一项重要基础,就是强调生活型态的改变就是第一线的治疗,“在不必使用药物的情况下,是有机会可以降低发病发险的。”

一旦这种酶停止产生NO,这些研究人员就能够测量来自这种来源的NO的影响。让他们吃惊的是,降低NO产生导致血管阻力和血压显著增加。

图片 1资料图:血压仪。

医生们经常会给II型糖尿病患者开具一些能够降低血压的药物或改变其生活方式的建议。因此,尽管该研究已经表明高血压患者的生存几率会明显高于正常血压人群,但在改变医嘱之前还需要更多的试验验证。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调节血压的一氧化氮是在神经组织中而不是在血管壁中形成的。这一发现可能导致人们开发出更加有效地治疗高血压的方法。

1.Hypertension:重磅!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结果显示,收缩压较低或正常的患者,其死亡以及住院的几率相比正常血压的患者并没有区别,但高血压的患者则死亡率明显较低,同时其住院率则明显增高。

血压有收缩压和舒张压两种,收缩压90至140毫米汞柱、舒张压60至90毫米汞柱为正常范围。近年研究发现,收缩压达到110至115毫米汞柱时就会增加罹患心脏病、中风和肾病的风险,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将收缩压达到这一临界点但没有达到140毫米汞柱的人群定义为血压升高,将收缩压在140毫米汞柱以上定义为高血压。

3.AJH:女性孕期机体叶酸水平较高或可降低后代患高血压的风险

发表在国际杂志AmericanJournalofHypertension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国外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如果女性在怀孕期间机体中叶酸水平较高,那么其所生的婴儿或许患高血压的风险就较低;从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儿童血压升高的流行率在美国不断增加,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

根据美国心血管学院第66届年会上的一项报告,患有II型糖尿病以及急性心脏衰竭的患者目前死亡的风险大幅降低,但如果其具有高血压的话,那么因心脏衰竭而住院治疗的比例会显著高于没有高血压症状的其它患者。

高血压现在已经不算是富贵病了,在1975年的时候,高血压还算是一种富贵病;但是现在,高血压主要是一种和贫困密切相连的健康难题。

研究者们分析了2492名患有II型糖尿病的患者,他们同时患有心脏衰竭疾病。通过分析其心脏收缩压的记录值,作者们将其分为四组,分别是120mm以下,120-129mm,130-149mm,150mm以上。之后作者们分析了这些患者因心脏衰竭住院以及死亡的几率。

从个体一生来看,童年期的高血压能够预测其生命后期更高的血压值,而且高血压个体患心血管疾病、代谢疾病以及肾脏疾病和中风的风险都较高,最近就有研究发现,怀孕期间母源性的心肌代谢风险因子,包括高血压疾病、糖尿病和肥胖都和后代机体血压较高直接相关。因为控制成年人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非常困难而且花费巨大,因此在早年间鉴别出预防高血压的风险因子或许对于个体一生的健康都非常重要。

我们的发现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待血压调节的方式。在此之前,绝大多数降压药作用于其他的信号通路。我们证实神经组织通过释放NO影响血压,这就提供一种新的药物靶标,可能最终导致人们开发出更加有效地治疗高血压病人的方法。

本文研究结果表明,尽管母源性的叶酸水平和儿童的收缩压并无关联,但较高水平的母源性高血压或许能够帮助中和母源性心肌代谢风险因子和儿童收缩压之间的负面关联;在携带任何心肌代谢风险因子母亲所生的儿童中,机体叶酸水平高于中位数的母亲所生的孩子在儿童期收缩压水平升高的风险会降低40%。最后研究者XiaobinWang说道,本文研究为阐明高血压的早期生命起源提供了一定证据,而我们的研究也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即在受孕之前和怀孕期间进行风险评估和干预措施或许就能够有效预防后代高血压的发生以及其它疾病的发生。

在年轻人中,高水平的叶酸摄入和其后期高血压发生率降低直接相关,当前研究中,研究人员对来自美国城市出生队列研究中的数据进行分析,以此来检测是否母源性的叶酸水平、个体的心肌代谢风险因子会影响到后代机体的血压水平。研究中包括1290对母子,其中67.8%的人群为黑人,而19.2%的为西班牙人,研究人员从2003年至2014年对儿童的生长状况进行追踪,在所有的母亲中,其中38.2%的个体有一种或多种心肌代谢风险因子,而14.6%的个体有高血压疾病,11.1%的个体患有糖尿病,以及25.1%的个体患有怀孕前肥胖;在儿童3-9岁期间共有28.7%的儿童的收缩压会升高,而较高收缩压的儿童的母亲或许更易患上孕前肥胖、高血压疾病以及糖尿病;而收缩压的升高同时还和儿童出生体重降低,低胎龄以及较高的BMI指数直接相关。

此前研究已经揭示了患有II型糖尿病或者心脏衰竭的患者其健康状况与血压的关系。而最近的这项研究则首次将同时患有上述两种疾病的患者的健康状况与血压水平联系在了一起。他们发现,血压高于150mm汞柱的上述两种疾病的患者在12个月之内死亡的几率会降低45%,但因心脏衰竭而住院的几率会高47%。

英国心脏基金会估计,在英国,有将近30%的成年人具有高血压,这使得他们有风险面临心脏病或中风发作。2017年初,一项研究显示全球近9亿人患高血压。

之前的研究已证实NO在调节血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这项新的研究中,这些研究人员在世界上首次以健康人为研究对象,给这些人类受试者静脉注射一种药物,即S-甲基-L-硫瓜氨酸。这种药物抑制神经型一氧化氮合酶,从而阻止神经组织中的nNOS产生NO。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