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澳科学家推出,大堡礁正遭遇严重危机

2020年3月16日 - 国际滚动
澳科学家推出,大堡礁正遭遇严重危机

原标题:澳科学家推出“虚拟珊瑚礁潜水员”项目
呼吁全民助力大堡礁研究人民网悉尼8月6日电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澳大利亚科学家团队合作开展了一项全新的大堡礁研究项目,称作“虚拟珊瑚礁潜水员”。该项目呼吁全澳大利亚人参与水下珊瑚礁图像辨识分类,帮助科学家增进对大堡礁的了解。由于大堡礁长达2300公里,面积达35万平方公里,超过维多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的面积总和,仅凭科学家的力量无法研究全部,因此公民“科学家”的帮助不可或缺。据报道,项目第一阶段是让澳大利亚乃至世界各地的人们通过网络登录“虚拟珊瑚礁潜水员”项目,观看数万张大堡礁的照片。人们不用真的到大堡礁潜水,只需在家里查看照片即可。这些照片由信利卡特林保险公司的研究员提供。昆士兰科技大学(QUT)统计学家凯里·门杰森称,在此阶段,每张照片会随机放置15个圆圈,人们只需标记圆圈里的内容,识别硬珊瑚、软珊瑚、藻类和沙子等。QUT空间科学家兼项目负责人艾琳·彼得森表示,这些信息可被转化为有用的数据放入模型中,用以预测大堡礁的珊瑚覆盖情况。目前,该项目第一阶段已经开始进行,第二阶段仍在准备中。据悉,第二阶段将邀请大堡礁的游客上传自己拍摄的大堡礁图片到系统中进行分析。此外,拍摄者不需要复杂的潜水设备或昂贵的水下摄像机。QUT知识创新研究所的马克·吉布斯指出,通过创建这个由用户生成的数据库,可拍摄到的大堡礁总面积将会大大扩展,这是至关重要的。门杰森也表示,把人们度假时拍的照片作为研究资源是有意义的。科学家可以将照片中的信息和调查得到的信息相结合,以在更广范围内得到珊瑚礁健康状况的良好模型。(实习生
薛婷予)

长期以来,研究人员一直认为深海是濒危珊瑚的潜在避难所,但一项新研究表明,深海并不能为珊瑚提供庇护!

(球球/编译)绵延2300公里的著名珊瑚礁群“久病之后于2016年逝世”,美食和旅游作家罗旺·贾科布森(Rowan
Jacobsen)在为《户外》杂志撰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据贾科布森说,珊瑚礁在经历了“史上最灾难性的白化事件,再也无法恢复”后死去。

▲图注:海洋深处的一簇珊瑚。

虽然这则讣告有很明显的开玩笑性质,包括英国《太阳报》和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各大新闻媒体以及社交媒体用户都忙不迭地哀悼了大堡礁——临近澳大利亚东海岸的生态系统,全球最大生命体——的所谓逝去。

浅水与深水珊瑚礁

图片 1它是临近澳大利亚东海岸的生态系统,也是全球最大的生命体。图片来源:Mark
Conlin/Getty Images

我们居住的星球上有处看起来挺不起眼的地方,这个地带几乎不见阳光且充满危险,还偶尔有一种大多数人未听过的吱吱声,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所在,应该没人愿意来这里探险。但是,路易斯·罗恰和他的团队却多次出现在这里,原来他们是为了研究海洋深处的珊瑚。

不过科学家们强调,大堡礁虽然和世界上其他大部分珊瑚结构一样,遭受着严峻的压力,但是它还没咽气儿。

如果让你想像一下珊瑚礁,你可能会联想这样的场景:清澈的海洋浅水区,在明亮阳光普照之下,一簇簇色彩斑斓的珊瑚似乎在轻轻招摇。但是除了浅水区,珊瑚也会存在于“中度海洋透光层”区域,这片区域水深30米至150米。想要研究这片光照稀少的海洋世界里的动植物,那么就得有不错的潜水技能。潜水员不仅需要经过特别训练,还得带上特殊的装备,比如说体型更大的循环式水下呼吸器,这种呼吸器内既有氧气,也有特殊的混合气体如氦,还能回收潜水员呼出的空气。进入水下30米至150米的深处,当潜水员想隔着呼吸器进行交流时,就会发出上文中提到的奇怪而尖锐的吱吱声,这就是氦气的影响。

“这是一种针对气候变化的宿命论的、末日式的处理方式,这种方法不能激励任何人,还会误导公众。”乔治亚理工大学的珊瑚礁专家金姆·科布(Kim
Cobb)说。“到2050年珊瑚礁也还会存在,包括大堡礁的一部分,对此我十分有信心。那些说我们注定会失败的文章让我很恼火。”

深海潜水危险度颇高,这些人何苦呢?因为珊瑚礁太重要,它们是世界上最濒危的生态系统之一。不断上升的温度、酸化的海水和新出现的疾病,已经将曾经繁荣的珊瑚礁变成了幽灵般寂静的死亡地带。就在过去的两年里,澳大利亚浩大的大堡礁中一半珊瑚礁都已死亡!随着灾难的蔓延,一些科学家已将希望寄托于中度透光层的珊瑚礁。如果浅水区的珊瑚能生活在更深些的地方,其受到人类伤害的可能性也就会减小些。因此,浅水珊瑚礁也就能将中度透光层当做暂时避难所,等人类的威胁消失后再回到浅水区。“好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罗恰说道。

由海洋升温引起的大规模白化事件已经横扫全球的珊瑚,但是经证实它对大堡礁的破坏性是最为显著的。近四分之一的珊瑚礁已经死去,早先未受干扰的北部区域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

但根据罗恰的研究发现,这些假设并不合理。罗恰和他的同事在第一次对中度透光层珊瑚礁的深入研究后就发现,深水区鱼类与珊瑚群落和浅水区珊瑚礁对应状况有着很大的差异。“在我看来,把深海珊瑚礁当做浅水珊瑚礁的避难所就相当于是把热带草原当做热带雨林的避难所一样,”罗恰说道。

当持续高温使珊瑚上的共生藻脱离,只剩下雪白的骨骼时,珊瑚就产生了白化现象。珊瑚可以恢复,但是也有的就这么死了。大堡礁的潜水者发现过大面积退化的珊瑚,还有人从深处浮上来后说,有腐烂濒死珊瑚的气味。

▲图注:中度海洋透光层区域里的鱼。

图片 2潜水者游经大堡礁苍鹭岛的白化珊瑚礁。图片来源:STR/AFP/Getty

初步的发现有些令人沮丧。“但情况可能并非都是这么不如人意,我们现在仍在研究中,因此,中度海洋透光层的珊瑚礁是否能当做浅水珊瑚礁的避难所,现在还下不了定论,”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一项目主管金柏莉·普格里斯说道。普格里斯是最近一篇中度透光层珊瑚礁报告的合着者,但她并未参与本文的研究。此外,普格里斯还补充表示,“人们都容易忽视或遗忘掉这些深水区的珊瑚礁,但每次我们展开一项这一领域的新研究,就能有些新发现,这的确增加了人的希望”。

虽然大堡礁几乎所有的珊瑚都遭遇了白化,但是它们并没有全部死去。科学家们希望生态系统的大部分会恢复,尽管长期看来海洋的升温和酸化对全球的珊瑚礁都构成了重大威胁。

深潜一探究竟

研究显示有些珊瑚或许能够适应,但是暖化的快节奏意味着我们也许需要基因工程来帮助珊瑚礁繁衍生息。这对数以千计的海洋生物至关重要,对数以百万计的旅游者来说也是主要卖点。

将深水区当做浅水珊瑚礁避难所的想法都来自于历史数据,这些数据认为浅水珊瑚和鱼类在深水区也能生存。但罗恰表示这些历史记录并不可靠。“或许有人真的在100年前从90米深水区收集了一些物种活动的证据,记录也真实,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物种也适用这种情况。”

如果媒体暗示大堡礁已经完蛋,这样的报道甚至可能是有害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太平洋岛屿渔业科学中心珊瑚礁生态系统项目的负责人罗素·布瑞恩纳德(Russell
Brainard)告诉《赫芬顿邮报》,有些人“会按表面意思相信大堡礁已经死了。”

为了真正了解中度海洋透光层生物的种类和生存状态,罗恰就需要亲自潜水转一转。不能用潜水艇,因为在机器的噪音与光线的干扰下,研究人员几乎无法对这里的鱼类进行普查。于是,罗恰就得选择潜水。

澳科学家推出,大堡礁正遭遇严重危机。科布还说:“我研究过太平洋圣诞岛附近的珊瑚,那里百分之八十五的珊瑚都已经死去,这地方成了坟场。但是即使在那里,我还是震惊地看到其非凡的恢复力。在珊瑚礁坟场中,仍有几块区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罗恰和其同事在很多海域都潜过水,比如百慕大群岛海域、巴哈马群岛海域、库拉索岛海域、菲律宾周边海域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海域。在每一处海域,5人组成的团队就会下潜几十次,以对沿途动物群进行调查。这项工作非常累,而且风险极大。潜水员在最深处只能调查15分钟,但调查完后不能马上浮出书面,否则就会患上减压病,因此,潜水员浮出的速度必须放得很缓,然后再在近水面一定深度内恢复适应数小时之久才能浮出水面。“水下一片漆黑,非常神秘,”罗恰说道。“尽管下潜了好多次,但每次下去,都感觉像是第一次面对这类栖息地。”

“我们还能做许多事使气候变化降到最小,而且我们要着手做起来。说珊瑚礁已经完蛋了而我们已经无能为力,这不是我们应去传达的信息。”(编辑:Ent)

罗恰团队的调查显示,虽然有四分之一浅水岩礁鱼类的确会出现在深水区,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而且这些浅水鱼更像是游客而非居民。浅水区和深水区截然不同,即使是在中度透光层区域内,90米深的物种和60米深的物种也存在各种差异。“你在我面前放一些在太平洋海域拍摄的照片,我大概能挑出在4.5米至9米深处拍的照片,”罗恰说道。也就是说,浅水区比深水区要好辨识,中度透光层情况更复杂。

题图来源:Mark Conlin/Getty Images

但深水和浅水珊瑚礁还有唯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面临着威胁。罗恰团队发现危害浅水珊瑚礁的因素同样也威胁着深水礁的生存。研究团队发现了侵入的狮子鱼、塑料垃圾,还观察到珊瑚漂白过热的迹象以及下锚破坏的证据。“在菲律宾137米深的一处珊瑚礁,那里有很多钓鱼线,这些钓鱼线对我们潜水员也是个威胁,”罗恰说道。“除了我们,以前应该没人到过这儿。”

▲图注:菲律宾附近海域深处的钓鱼线和塑料垃圾。

有些事情没有捷径

自然灾害也对这些深海珊瑚礁造成了影响。在飓风“马修”席卷巴拿马群岛上空的4天后,罗恰团队查看了风暴路径内一处130多米深的珊瑚礁。按说,这个深度的珊瑚礁并不在风暴引起的海浪的冲击范围,但珊瑚礁仍被一层沉积物和淤泥所完全覆盖。“当我们潜到中度透光层的深度时,我们甚至无法看到珊瑚礁,”罗恰说道。

人类活动已威胁到深海的珊瑚礁。人们长期以来一致认为深处的珊瑚礁比较安全,因此没有像保护浅水区珊瑚礁那样去加以保护。“因为没人去那儿,所以人们都认为深海珊瑚礁就不会受到人类的影响,”罗恰说道。情况显然并非如此。

事实上,研究小组发现,只有那些远离人类居住地的深海珊瑚礁,才很少有被破坏或污染的迹象。浅礁也是这个道理。深度并不能提供保护,只有距离才能。但是,即使珊瑚礁离人类再遥远,也无法逃脱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

“有时候看来已经没希望了,”罗恰说道。“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团结一致以保护我们人类共同拥有的财富。中度海洋透光层并不是珊瑚的避难所,独一无二的深海珊瑚礁也像浅礁一样受到了威胁。”

“气候变化对浅水区珊瑚礁的威胁迫在眉睫,”维多利亚大学的茱莉娅·鲍姆说道。“人们原以为深海珊瑚礁是避难所,结果这项新研究清楚地表明这种希望并不现实。想拯救珊瑚礁,没有捷径可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